环亚娱乐有限公司
本栏导航
全职妈妈 创建新平台抱团回职场
浏览次数:208    发布时间:2015-10-23   返回列表

5年前,当28岁的陈弋桃脱下职业装在家安心带孩子的时候,她内心是满足的。5年后,女儿的出世,老公的不满让她重新开始成为“简历一族”。复旦本科和MBA,两次成功的创业经历,当HR们放下她堪称十全九美的简历,露出“小庙装不下大佛”的表情时,她深深地感到了全职妈妈的无奈。青年报记者了解到,为了让妈妈们能重新找回自我,沪上20多位全职妈妈近日创办了一个名叫“妈妈再出发”的平台。

  青年报首席记者 范彦萍

  女强人变成怨妇 体贴的老公开始不断抱怨

  当下流行的“人生赢家”,不外乎生活不愁,儿女一双。拥有4岁的儿子和半岁的女儿的桃子妈妈陈弋桃便是赢家的“标准模板”。 想当年,这位复旦才女未毕业就创业,曾创办了两家盈收颇丰的公司。可为了孩子,她选择回归家庭。

  起初几年,岁月静好,她用心陪伴儿子的每一步成长,抽空在家打理咨询公司的翻译咨询业务,偶尔出门喝个下午茶看个展。有时看老公工作忙碌,问道:“你希望我出门工作再多挣些钱吗?”此时,老公摸摸她的头:“不用啊,老婆开心就好。”

  然而,渐渐地,在外人看来十分光鲜的她却面露忧愁:“也许我这辈子最大的挫折,就是做了全职妈妈。”原来今年,随着女儿也来到这个世界。她与丈夫的关系起了微妙的变化,老公不知何时起对她积聚了许多怨气。甚至吐槽她各种不是,如脾气不好,婚后一事无成等。

  这让陈弋桃感到了深深的委屈。相比上班族,全职妈妈其实一点都不轻松。每天一早,陈弋桃就要起床准备两个孩子的早餐,刚刚喘口气,阿姨就向她汇报哪些东西缺货了,她开始在电脑前网购,随后出门买菜。回家本想练会瑜伽,阿姨说要去烧饭了,只好她自己带女儿。午后,阿姨会带女儿出去玩,她则开始紧急处理一些公司的事。下午3点50分,她又要出门去接放学的儿子。下午4点到6点是她陪伴儿子玩耍的时间。吃完晚饭,她又要陪伴两个孩子,直到晚上9点哄女儿睡,晚上11点哄儿子睡。最近,儿子患上了咳嗽,她一个晚上要起来6次照顾儿子。

  “作为全职妈妈,老公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家里所有的事务都应该由你来做。”有一次,她接完老公,兴奋地和对方说自己的项目,老公却虎着脸:“你也不看看我今天交代你的事情做了吗?”

  社交圈缩水,购物不自由 不甘做“小女人”决心重归职场

  三四年前,当辞掉待了近8年的国企工作,钟晓彤(化名)并不觉得特别可惜。“老公是做微电子的,年薪三四十万元。而我当时的工作有点鸡肋,工资才7000多元,要谋求更多的职业发展也不太可能。而我一个月请保姆的费用就要近4000元,还不如自己在家带孩子,享受孩子成长过程中的乐趣。” 因为公婆身体不好,无法再带孙子,儿子快2岁时,钟晓彤请来了一名保姆。但保姆仅做了半年,就嫌弃工资太低。此后她决定自己带。

  本以为全职在家就可以睡到自然醒,但其实现实和理想状态不一样。“小朋友很早就起来了,我要爬起来准备吃的。本来家务由爷爷奶奶料理,现在理所当然都是由我来承担。买菜、做饭、带他上早教班、游泳。全职妈妈有很多琐碎的事需要处理,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

  作为全职妈妈,钟晓彤也明显觉得自己的社交圈缩水了。“有段时间,我的自我认同感迅速下降。时间长了,觉得自己开始变得孤立了,格局也小了,和长辈们聊来聊去就是孩子和家长里短。”以前她和老公有个人独立的账户,看到自己账户里的数字不再往上蹿,她感到了微妙的心理变化。“譬如现在的我想买心仪的东西时就会有所顾虑。”

  辞职几年,偶尔听到同学、同事升职的消息,她就会一阵失落,发现自己已经不能跟上节奏了。刚在家时,因为一时兴起,她也曾想过学个烘焙,做做菜,但时间一长,这些兴趣越来越寡淡。

  “我辞职三年三个月了。”钟晓彤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在家的时间。如今,儿子开始上幼儿园。她个人的时间多了许多。“我可以选择的工作不多,只能做兼职或服务业的。但这些的工作的含金量较低,我更希望有个平台能和我的能力相契合。”

  [困惑]

  再出发遭遇软肋 欲“抱团”突围

  为了再次证明自己,陈弋桃开始考虑出门找一份工作。身边的朋友够热心,很快她得到了几个面试机会。和一出手就能谈成业务不同,这些面试无一例外地失手了。

  “我找过多家公司都被拒了。有担心我受家庭拖累无法专心工作的;有担心我嫌弃职位薪资不够高,不会认真工作的;有觉得我家里蹲太久无法适应工作环境的。”有一次在面试时,老板已经和她聊起孩子在瑞士留学的趣闻,她直觉自己能留下来,却失望而归。陈弋桃认为,全职妈妈辞职前做到的职位越高,再就业时越是放不下身段,高不成低不就。

  对此,Amber深有感受。“我的情况是不太可能重返职场了。我离开职场已有多年。社会接纳你的可能性比较小。公司请你去工作,就希望你发挥很大的作用。有了孩子就有很多牵绊,这对全职妈妈是不利的。”

  “看看身边的全职妈妈,面临同样困境的不在少数,有不少最后甚至消耗起了朋友间的信任,做起了微商、保代……我不鄙视妈妈们为争取独立所做的一切努力,但对大部分高学历或者曾在公司做到管理层的全职妈妈来说,做这些工种可能是自我价值的贬值,也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陈弋桃说。

  最近,陈弋桃正和20多位和她一样的全职妈妈一起,打算抱团取暖,共享资源,帮助全职妈妈们重新出发。在几位妈妈,以及爸爸们的支持下,他们正在搭建“妈妈再出发”这个平台,并开设公众号。一方面,希望根据全职妈妈的兴趣和需求提供帮助大家再出发的各种培训并众筹各种再出发机会;另一方面,打算借助全职妈妈的才华和时间,为各自社区的职场妈妈提供育儿和家庭生活的各种便利服务。

  [专家分析]

  重归职场前,先重构适应社会思维

  华东政法学院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童潇分析说,全职妈妈原来都是融入社会的,因为生孩子、照顾家庭的缘故离开了职场,想要重返职场,就面临再社会化的问题,重新成为一个社会人。离开社会久了后,她们的思维方式、技能、社会网络与社会有一定脱节。如果她们有意愿求职,就要重新建构适应社会的思维。其次,社会也要对这个群体进行关爱,让她们尽快融入社会。最好能成立一些NGO社团,成立关爱全职妈妈的同伴小组。

Copyright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环亚娱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