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亚娱乐有限公司
本栏导航
Student Maid:做美国85后的断奶集中营
浏览次数:278    发布时间:2015-07-26   返回列表

    位于佛罗里达州的一家组织计划把千禧一代培养成更加成熟和自信的领导者,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会感动那些看低这代人的批评派,后者认为千禧一代要么被宠坏了,要么弱不禁风。


    上千名千禧一代的学生通过一家名叫Student Maid的组织争夺在盖恩斯维尔地区从事社会最底层职业的机会。要想获得这些工作的资格,他们不仅要在学校拿到至少3.5分的平均成绩积点,还必须通过面试和背景调查……所有这一切只为获得刷马桶、拖地板、擦窗户和拖运垃圾的机会。他们接受批评和问责。他们欣然接受与其表现挂钩的薪水。他们的表现记录会向其他一同参加这项计划的年轻人完全公开。此外,参与者会相互传授经验,告诉对方失败也没有关系,这样的建议对他们很多人来说可能是人生中头一次听到。

  Student Maid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汀·哈迪德(Kristen Hadeed)表示,“我们向对方证明,失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重要的是可以重新振作起来。”她就自己的失败侃侃而谈,并认为自己的每一次失败对于她身边的人来说都具有指导价值。

  克里斯汀·哈迪德在2009年成立Student Maid。

  2009年,作为佛罗里达大学的一名学生,她通过Craigslist的一条广告找到了一份保洁工作,她之所以出来打工赚钱纯粹是为了买一条既好看又十分昂贵的牛仔裤,因为她的父母不愿意掏钱。她很快发现自己获得了很多推荐,其中包括清理数千间空置公寓的一份合同,于是她聘请了60名学生来做帮工。

  然而,第二天就有45名学生就甩手不干了,她不得不就自己在这个羽翼未丰的组织推行的管理方法进行深刻的自我反思。她迅速召集那些心怀不满的学生来解决他们的问题,并劝服他们重新回到工作岗位。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共同致力于建立一种可以提供相互支持、灵活性和自主性的文化。

  一路走来,哈迪德不仅经历了商业贷款申请遭到拒绝,公司名字的商标注册遇到种种问题,还要协商解决其他的管理和创业难题,而每一次都可以获得不同的见解和应变力。

  她说,Student Maid在努力创造一个有利于建设性批评的环境。“我们信奉完全透明,”她说,“因为那是进步的唯一方法。”起初,这段经历可能会让一些大学生员工感到不适,是因为在这几年里他们不仅不会听到无休止和无条件的赞美,还要远离父母过分的溺爱。

  “通常情况下,我们会是给予他们负面反馈的第一批人—也是把他们当作成年人对待的第一批人,” 哈迪德说,“首先,一些学生不知道如何处理它。有些人会哭,有些会表现出愤怒。”少数学生甚至打电话叫他们的父母介入,她说,那种小伎俩不会奏效,因为“Student Maid是一个脱离父母的组织”。

  该公司自2009年以来迅速发展壮大,不仅将员工范围扩大到高中生和研究生,还新增比如遛狗、看管宠物和照看房屋等门房式服务。如今,每到旺季,该公司都会聘请大约500名员工,而且据估计,它去年的营收已经超过100万美元(该公司并未透露具体数字)。此外,该公司还提供10万美元的无偿服务(比如,向癌症患者的病房提供免费清洗服务),以及4000小时的集体社区服务—这足以反映出千禧一代想要知道他们的组织是否正在为整个社会作出贡献。

  该公司员工的平均任期已经延长至2.5年—而且留任平均时间无法进一步延长的主要原因,是学生在毕业后要各奔东西。哈迪德带着几分骄傲说,“他们要擦洗肮脏不堪的厕所,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要‘赶他们走’。”

  “各大企业的招聘专员慕名而来,要在Student Maid的毕业班招聘员工,”她说,“因为他们了解,我们的学生雇员能力强,不仅在决策和时间管理方面训练有素,而且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她说,他们97%的毕业生会在进入公司后获得晋升,这还要得益于时间管理技能和他们从工作中学到的问责制。

  哈迪德表示,虽然她和姐姐由父母抚养长大,而且父母已经为她们经历现实世界中的跌跌撞撞做好了准备,但是许多其他家长却并没有为他们子女在毕业后要面临的一切做好充分的准备。

  与此同时,哈迪德也积极地位千禧一代员工的价值观和看重的事项进行辩护,她还表示,明智的企业会找到明确的方式与那些价值观展开对话。

  “我们愿意热爱自己现在所从事的职业,”她说,“我们愿意和同事相亲相爱。”她自己的经历似乎证明,即使千禧一代在擦洗肮脏的浴缸,这一切也都是可能的。

  哈迪德不仅驳了有关千禧一代缺少忠诚感、频繁跳槽的观念,还指出,在最近和20名大学生的谈话中,每位学生都声称喜欢在一家公司努力拼搏,而不是不停地跳槽。“不过雇主必须找到一种方法向他们证明,他们每天完成的工作是有多么重要,”她还说,否则的话千禧一代就会另谋高就。

  “另外,他们还需要灵活性,”她说,“我问这20名学生,‘如果你可以获得一份年薪10万美元的工作,你愿意削减一半来换取工作灵活性吗?’所有人给予了肯定的回答。他们并不在意金钱或者坐上管理岗位。他们在追寻生命的意义和为社会贡献一己之力的机会。
 

Copyright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环亚娱乐有限公司